首页l资讯国内国际军事 娱乐明星综艺旅行 体坛足球篮球体育 科技汽车IT 业互联网+ 财经房产理财股票商机

这一行业融资负面信号出现 发债出现“卡顿”!承销商称已放弃

2021-10-20 17:52:35浏览:96编辑:军旅风云

消费金融行业密集补血的步伐可能要稍微节制一下了。

一个极少数从业人员意识到,但信号意味极强、影响很大的事情正在发生:券商中国记者独家从消金行业、券商投行部门、接近监管人士三重信源处获悉——近期包括长银五八消费金融在内的几家消金公司申请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在不同环节出现了“卡顿”,且一卡就是好几个月。

“不太顺利。监管没有明说不让发,但现在的情况就是‘卡’着了,有的已经上报好几个月了,也一直都在跟监管沟通,但就是批不下来。”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如此告诉记者。

来自发行人和承销商的人士均分析称,这或者与监管控制消金行业杠杆规模与融资过快有关的意图有关。尽管此意图截至目前没有以文件或窗口指导的形式发出,却切实让业界感到了“补血”节奏的变化。

而今天证监会主席易会满的发声,更是让不少发行人感受到些许新增的压力。易会满表示,要坚决从源头上遏制过度发债融资。聚焦控制发行人综合负债水平,健全有效的债券融资约束机制,防止“高杠杆”过度融资。

现在,已经有参与某只二级资本债的承销商明确表示“已放弃”。消金行业翘首以盼的二级资本债,恐怕还得再继续静待佳音了。

首只二级资本债迟迟不获批,原定承销商称“已放弃”

长银五八消金公司拟发行二级资本债的消息,在两个月前曾获得多家媒体报道。因为它是自去年12月银保监发文明确消金公司可以在银行间发行二级资本债后,首家公示自己意图的消金公司。

长银五八消费金融公司8月6日对二级资本债的主承进行公开招标,并在9月3日挂出了中标候选人及万分之五的承销费率。事实上在其之前,向监管申报二级资本债发行的还有若干家消金公司,但只有长银五八在官网就相关事宜进行了公示。

舆论一时用“头啖汤”、“尝鲜”来形容此举。但两个多月过去,这只或许应该被批复的二级资本债杳无下文。“不只他们,据我所知还有其他几家消金公司的也卡好久了,有的已经三个月了。”一名参与承销消金公司二级资本债的券商人士告诉记者。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目前消金公司发行二级资本债需要银保监会和人民银行双重审批:在银保监系统申报环节,应向地方银保监局逐级提交申请,由省级银保监局审查并决定;在人民银行申报环节,向人民银行总行提交申请。此外,必须符合《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对二级资本工具认定的11条合格标准。另据《商业银行次级债券发行管理办法》,金融机构需满足“最近三年连续盈利”、“贷款损失准备计提充足”、“实行贷款五级分类”等一系列条件,才可发行二级资本债券。

从严准入的角度来看,并不难理解为什么很多消金公司会将在银行间顺利融资,作为一种重要的增信宣传方式——因为它确实是对实力和合规性的盖章。

“我们确实已放弃长银五八二级资本债项目了。”其中一家中标长银五八二级资本债的承销商内部人士告诉券商中国记者。但他补充道,“项目本身没有问题,是因为‘项目冲突’的原因。”但他并未解释“项目冲突”的具体指代。

总之,现在的情况是:对于此前被认为是首家“尝鲜”二级资本债的长银五八消金来说,待到监管视情况放行二级资本债的时候,它不一定还是宣传中的首家了。

监管或意在控制消金行业过快融资

二级资本债被卡这件事之所以影响没有大范围外溢,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近期一些消费金融公司的金融债是顺利发出的,这很容易让人忽略了融资收紧的可能性。

“近期发出的几只都是之前就已经拿批复的,也就是存量。新增的我们也在报材料,监管也照常收。现在还没有见到哪只新报的金融债获批,但很难判断到底是不是监管暂缓批复增量金融债了,因为正常审批本就需要一定时间。”一名券商人士告诉记者。

他说的话很准确地描述了现在的情况,可以确定的事实是:一、几只消金公司二级资本债悬而未发,甚至已经有承销商退出;二、存量获批的金融债正常发出,新增的如常被接受材料,但未有获得批复的。

另外一名大型券商投行人士,向券商中国记者转述了一个影响更大的内部传闻。他所听到的是:不仅仅针对持牌消金的二级资本债,另外还有金融债,都将受到约束。受约束行业方面,约束过快融资不仅仅是针对消费金融,还有金融租赁公司。不过,截至券商中国记者发稿时,这一传闻尚未得到证实。

而就能确定的事实,是几只消金二级资本债悬而未批这件事情而言,上述几名受访人士和一些消金机构从业人员认为,此事风向意味很浓——监管并不希望行业融资步伐过快,杠杆过高。

事实上消金行业补血也呈现“头部效应”,而且节奏较快。2020年全年,仅招联消金、兴业消金、马上消金3家机构就共计发行95亿元金融债。2021年以来,上述三家发行人的金融债发行规模已达130亿元。

除了金融债,持牌消金机构也乐于通过ABS融资。捷信消金、湖北消金、兴业消金、马上消金4家机构2020年全年共发行6只信贷ABS,发行总额突破百亿,达到108.65亿元。今年截至10月19日,捷信消金、湖北消金、兴业消金3家公司发行了5只信贷ABS,发行总额也有71.08亿元。

无论融资受限是否只持续短时间,但消金行业将面对的整体发展环境可能都不如此前宽松了:个人贷款利率被全面控制在24%以内是大势所趋,现在只是看看各地监管对利率超标存量贷款的清理要求时限有多严格。市场贷款利率的形成,是客群拓展、营销花费、资金成本、风控成本、技术能力等多种因素叠加的结果,而它也反过来制约消费金融公司的规模增速。

现在加上资本补充的宏观调控,消费金融行业告别高增长是板上钉钉,他们都将跨入真正精细化运作的新纪元。事实上消金行业增长放缓早已显现:中国银行业协会发布的《中国消费金融公司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末,消费金融公司资产规模为5246.49亿元,同比增长5.18%;贷款余额4927.8亿元,同比增长4.34%。而在2019年末,此两项指标增速分别高达28.67%和30.65%。

这一行业融资负面信号出现 发债出现“卡顿”!承销商称已放弃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
商机推荐
  • 联系我们
  • 客服QQ

Copyright © 2018-2020, 今日网络新闻网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信息侵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今日网络新闻网对此不承担责任.